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诸 葛 算 术

-----教师的家园,思想、业务交流的平台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 枣 树  

2009-04-29 11:14:57|  分类: 蒙山夜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老 枣 树 - 诸葛算术 - 诸   葛   算   术 

  老 枣 树 - 诸葛算术 - 诸   葛   算   术

我的老家门口有一棵枣树,是一棵普通的老枣树——沂蒙山区几乎每一个村落都能找到几十棵,然而,村里人对这棵树都感到很神秘和亲切,我对这棵枣树更有着特殊的感情。

我崇敬这棵树,认为他有不平凡的经历。听父亲讲:没有人能说出这棵树已经活了多少年。他很小的时候,就有这棵树,树很粗很粗,枝叶繁茂,枣树花开的时候,花香传遍半个村庄。1938年,当红彤彤的枣儿挂满枝头的时候,八路军在老家西面的林子里同日本鬼子交上了火。战斗打的很激烈,日本鬼子动用了飞机、大炮,八路军打得很顽强,凭借着茂密的树林和坟堆作掩护,用步枪艰难的对付着凶残的敌人。庄里已经乱作一团,整劳力都支前去了,老的老少的少,都慌慌张张的。小院的东屋里传出伤员痛苦的呻吟,父亲吓得抱紧了大人的腿,本家的几个老人正忙着绑担架,准备抬着伤员向东岭的松林里转移。忽然,随着惊人的叫声,一个黑乎乎的怪物从天空直奔小院而来,“炮弹!”不知谁绝望的叫了一声,人们一时傻了,随着“轰”的一声都倒在了地上。当父亲醒来得时候,看见大人们都愣愣望着枣树的方向发呆:老枣树不见了,只见被炮弹炸碎的枣木、枝叶散落满院,红彤彤的枣儿一堆一堆的,像洒了满院的血---是枣树救了他们,挡住了炮弹,被拦腰炸断,不然,结果很难想象。伤员们趴在树前摘下了军帽。老枣树成了小院里的英雄。

后来,日本鬼子投降了,半截老枣树也好像完成了她的使命——她的一生,就是为了等待着一天,慢慢的枯死了,然而紧贴着老树桩又发出了一棵小枣树,并且长的非常旺盛当我上小学的时候,又长成一搂多粗的大树,门前门后遮盖了半条街。我的童年是吃着甜枣儿长大的。春天,看到枣树发芽,便约小伙伴们到田野里捉暇暇(一种候鸟),回家后拴到树上,暇暇那“喳喳”的叫声,平添了许多童趣;夏天,老枣树底下的夜晚,又听了多少抗日英雄的故事,阵阵花香,又伴我做了多少童年的梦;秋天,是我最盼望的季节,赶集卖枣归来的父亲不仅捎回一个本子或一只铅笔,更重要的是我和小伙伴们可以分享卖剩下的枣儿,为此,小伙伴也自觉组成护枣小队。其实,每年总有一两个发馋的小孩来偷枣,父母总是让他们过把枣瘾,恐怕吓着树上的孩子,为此,村里的人也总是很佩服父母的为人。没有枣树的远亲近邻,每年也少不了尝尝新鲜枣。老枣树在村里人心中的形象是伟大的、善良的。

然而善良的老枣树并没有因为善良而平安过。那是一个让老枣树难过的冬天,也是一个让我一生耿耿于怀的冬天,天刚蒙蒙亮,就听见老枣树下吵吵嚷嚷的,三婶偷偷地告诉我:村委里某些干部以整顿街道为名,要杀掉老枣树。这时,街上站满了人,老实巴交的父亲站在老枣树下,露出满脸的悲哀和无奈,一个村干部模样的人,腆着肚子,油光光的手叉在腰里,满脸的霸气,几个只为村委效力人已经爬到树上大砍起来,沙沙的锯声像拉在我心上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边哭骂着边抓起石头向树上的人砸去,但毕竟是小孩很快就被那帮人制住了,街上的人已经骚动起来,有人偷偷地扔石头砸那帮人,顿时,哭声、骂声、树枝断裂声交织在一起,屈辱、愤恨、绝望交织在胸间,心中的老枣树就要离我而去了。这时,一阵凄惨的叫声把一切都镇住了,只见干部摸样的人惨叫者,手捂着肚子蹲在地上,弯曲的脸上布满了恐惧。原来是身高力足胆大不要命人见人怕的傻四叔来了,他一拳就把干部摸样的人揍成那样。只见他大吼一声:“我日你祖宗,你砍我的救命树!”声如雷,震得那帮人滚的滚爬的爬,硬撑着威风逃窜了。

老枣树虽然保住了,可是元气大伤,好几年病泱泱的,但枣儿硬是挂满枝头。我好几年都感到很惭愧,为自己无能力保护给我童趣供我学费的老枣树。

 老 枣 树 - 诸葛算术 - 诸   葛   算   术后来,我参加了工作,家里的日子也慢慢好了起来,老枣树也焕发了青春,每年初秋,父亲总是挑选一大袋枣送到城里给他的孙女吃,亲戚朋友也跟着尝到了新鲜枣儿。可是有一年到了深秋父亲也没有来送枣。那几天来我心里烦躁不安,有一种不详的预兆,一到星期六便坐车匆匆赶回老家,一下车我的眼泪便要涌了出来,很远便能看见得的老枣树再也寻不到影子。到了家门口,映入眼帘的是:横七竖八枣树枝堵住了半个街道,老枣树像刚卸下犁的老黄牛卧在墙边,老树桩像一个地眼冷冷的瞅着天,像抗议,又像嘲笑。此时,心疼、内疚、愤恨在我心里翻滚者。老枣树你有为何不瞪我一眼抽我一棍怨我无能恨我无心,好让我解脱一下,而老枣树依然无语。父亲坐在院里,一下子老了许多,无神的眼望着我说:“怕耽误你上班,没有告诉你老枣树的事。”说完便叹息起来,“唉,老枣树的骨子很硬,把他们的锯硬是折短了好几把,可惜你四叔闯了东北。”短短几句,是宽慰,还是责备。我无法应对。只能是一个劲的安慰父亲。

听母亲讲:村里每换一届村委,总是对土地进调整、承包,来耍把老百姓的钱。中央知道了,护着老百姓,让土地三十年不变,新村委没点子了,出了个法:凡门口外的土地都是村的,有树的都杀掉。杀老枣树的哪天,村里人都在田里忙,父亲跑回来的时候,老枣树已经倒下了,断锯条堆了一堆,一个干部满手的血淌了一滩,一个干部用手捂着眼嗷嗷的叫——眼被崩断的锯条刺瞎了。老枣树倒下的很壮烈。 

事隔几年,已上小学的侄子来信说:老家门口的老枣树又活了,老树桩不但没死,反而发出了好几棵,院子里也发出了好几棵,并且长的很旺盛,已有碗口粗。爷爷和奶奶心情越来越好,身体很健康

看吧信,我欣喜若狂。枝干坚硬如铁、枝叶旺盛、红彤彤的枣儿挂满枝头的老枣树再次浮现我的眼前。

我敬佩老枣树,不仅是它要求人的少给予人的多,更重要的是它永不倒的精神一直鼓励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06年3月26日

老 枣 树 - 诸葛算术 - 诸   葛   算   术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7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